海洋生物的夜光手帳。自嗨成瘾。
❄Dane DeHaan重症患者❄Disney❄Pixar❄Dream Works❄Marvel❄DC❄VOCALOID
❄Adventure Time❄Harry Potter❄Lolita Fashion❄We need to talk about Ezra Miller.

▅I remember everything.

2月8日中午放假到现在还处在脱力状态。持续熬夜,不想睡觉。

让我回忆一下……是的,上学期我升入了高二,被分在了文科重点。我对这类选择从来没犹豫过……这是我本来就应该做的。我唯一的一个优点:不说如果,不后悔。

新的历史老师很酷,尽管我也喜欢我的上一任历史老师……这所高中让我呕吐。所有的高中都让我呕吐,我得这么说。但是我遇到了不少好老师,这是真的。

我厌恶一切。我热爱一切。

我的意思是……我在一次例行的“仪容仪表检查”后写的话:如果你要做什么就要把他毁掉,现在你只能毁掉你自己。……我只是讶异于…人们起先只是屈于现实的压力,为了生存他们必须这样做。而后来他们就开始为自己的行为编造各种理由,原先的迫不得已变成了一种漂亮的、合理的东西。然后人们开始回避历史,篡改回忆,变成了他们幻想中的文明产物,所有荒诞不经的罪恶都被推上圣坛,不然就是庸庸碌碌的人眼中再平常不过的东西。

当然啦,我只要有钞票就不用在这里抱怨了。

“我看见清风穿过校园,好像在享受白日最后的余晖。我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。我知道。我知道应该反抗。于是,我在女厕所的瓷砖地上坐下,利用最后一点亮光再阅读几首佩德罗的诗歌。随后,合上诗集,闭上眼睛对自己说:奥克西里奥,你这个乌拉圭女公民,拉美人,诗人,旅行家,反抗吧。”

想到小时候在闹市街边流动摊贩的冰柜里买了一杯冰牛奶。这大概是我的记忆里最美好的食物之一。

在我小的时候县图书馆在一座很大的寺庙旁边,我沿着河走上山,低头看着凹凸凌乱的石板和青苔,当人们身上披着树影时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。我半个月到那里一次,可是这段固定的旅途给我留下的回忆只有一个个充斥着蝉鸣的夏天。

“小朋友,图书馆是往这里走吗?啊,你长痱子啦。”我对童年的回忆实在太少,它们都被我有意地忘却了,而只留下这些不会对我造成威胁的片段,我怀念我未曾开启的自由,寺院的台阶,钟声,扫地的僧侣和无忧无虑的猫。我怀念我崇拜文字,肆意阅读的时光,我怀念那种纯粹的吸引力和富足的幸福感。我向来不那么虔诚,于是被施与了一把糟糕的钥匙,只得把锁撬开,而当我好不容易打开了那本书,终于发现我还是两手空空。

看到一个女孩蹲在教室靠窗的角落里偷偷吃面,天气很冷,我有点饿,这时候我会感叹这个国家的孩子的青春。我会想起书包上挂着小熊的身材高大的男孩,在二楼走廊上拼命伸手去够楼下的树的女孩和两个看松鼠的男孩。学考的时候全班搬到了物理楼顶的教室,偏偏是在那几个紧张的日子里我观察到了天空的变化。暮色沉沉的时候,整个教室里都是落日的余晖,晚餐时间坐着几个沉默的女孩,那成为了我一生中几个宁静的片段之一。人生就是这么奇妙。

I remember everything.

这是谁和谁的告别?

评论
热度(2)

© 香蕉拿铁与深海之間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