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洋生物的夜光手帳。自嗨成瘾。
❄Dane DeHaan重症患者❄Disney❄Pixar❄Dream Works❄Marvel❄DC❄VOCALOID
❄Adventure Time❄Harry Potter❄Lolita Fashion❄We need to talk about Ezra Miller.

▅Infinite.

他凭借这些沙砾的温度和气味辨别那些岛屿,在他的爱人的香氛和苦恋中垂垂老矣。

*

他在路上。

他是不可视的。

热带的太阳融化了他的泪水,那片棕榈林从此成了不毛之地。

叮叮当当的鲱鱼罐头伴他在路上,他假装从未见过那些燥热的姑娘,他的伤口从未腐烂溃疡。

他穿过腥苦的海水浸泡的十字路口,那些路灯里滚烫的星星满溢着光芒,那些可笑的鱼在迷幻的乐园里伪装出濒死的挣扎。

他穿过喑哑的阔叶森林,在树的光晕下弹着钢琴的少女的吐息,抚摸着睫毛上撒着金粉的麋鹿温顺的咏叹。

他畏高,他畏光,他敬畏那些唱着圣歌的该死的母狗,他踏上行踪不定的阶梯,我想是的,他在路上,他对天堂嗤之以鼻,他在地狱自在得体,随歌随行。

他在路上,

我亲爱的,

他永远不朽。

*

这些透明的玻璃瓶里装满了他的回忆。

热岛,海风,沙砾,他死去的爱人的指甲,他曾祖母的眼镜,他宿醉未归的老父手写的每一个字母g。他凭借这些沙砾的温度和气味辨别那些岛屿,在他的爱人的香氛和苦恋中垂垂老矣。

他苍白又衰老,在海风中肿胀的双眼早已不再美丽。

他的少年时代,那些滥情又脆弱的十四行诗,灿烂恢宏几近消亡的歌宴像一颗正在死去的恒星被凝视的葬礼。

他在噼噼啪啪的打字机上敲下“永恒”,照例塞进冰冷的废纸篓里。

他在肮脏的汽车旅馆里同陌生的女人彻夜欢爱,他纯情如处子,他腐没如老鸨。

他宁愿去亲吻打更人沾满污泥的皮靴也不愿承认他的罪,他默默承受着婊子的污言秽语。

那个女人叫嚣着上帝,提醒他——他的爱——是纯粹的诗人兰波,亦或是一个粉饰的魔鬼。

他的爱,他的爱,他的心的锁——匕首,他的藤上滴血的玫瑰,他的罪状下密密麻麻的注脚,他极乐的天使,他忏悔的根源——

他的爱是什么?

他的心是什么?

*

死去的时候握着他的手——该死的、下贱的爱尔兰人,他留住了最后的微笑。

的唇瓣曾经是那么迷人,的双手是浸有魔法的活点地图。

他是中世纪的殉道者,桀骜不驯的骑士,他也曾见过那些石榴色的美人,用钞票换来轻佻的笑和汗水。

没有人告诉我他现今怎样,

他也许早已睡去,在路上,在他的爱人身边,或者更早,在他出生之前

不再焦灼,不再渴望,

——不再醒来

*

……之前说的爆肝。挺迷的,对解读我的病情大概挺有帮助。一回家看到妇联三片场帕帕+妮妮+荷兰弟的组合,尖叫三分钟,感觉人生有个盼头真好。

评论(1)
热度(3)

© 香蕉拿铁与深海之間 | Powered by LOFTER